早朝結束後各官員各去忙自已的事了,只剩孔丘和老子留在原地。

「怎樣,妳感覺如何了?感覺如何了?」
老聃趴在地上看著孔丘,露出有點幸災樂禍的表情問著孔丘。

孔丘有點垂頭喪氣的樣子。該怎說…對於嚮往周初盛世的她,
能夠見到周天子應該是夢寐以求的事。但是現今天子是一個
很單純的少女,而臣下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作為的樣子。

「怎樣,住洛陽這段時間還習慣嗎還習慣嗎?」
天子詢問道。
「還不錯,雖然我覺得圖書館的宿舍設備不完整」
「喂喂…經費不足啦」老聃說。

「今天真是謝謝妳說了各國的情形呢…對我們很有幫助呢。」
「雖然我們對諸國的影響力已不如以往,不過也還是希望了解一下天下大勢。」
「啊…只是講述所見所聞而已。只是應該要有專門的人會去各國探訪,回報情形給周天子吧?」

天子回想了一下:「曾祖父那代好像有這樣的單位…」
老聃回道:「采詩官嗎?現在沒有那個了啦,因為經費不足都整個部門都刪掉了啦」

「…又是經費不足這個理由。」孔丘心想。

「那個…沒有特別的事的話,我想帶妳去參觀王宮如何?」
「啊,可以嗎?而且還勞駕天子。」
「妳就接受天子的好意吧。可是由天子當妳的嚮導呢。」

「姬貴,我要先回圖書館睡覺了…啊不…上班。你們慢慢聊吧」
老聃跟孔丘和天子道別後,咻的一聲就瞬間移動消失了。

天子就帶著孔丘到處晃。像是宮廷的花園,御膳房。六卿的工作埸所等…

「在王宮底下有六卿,天官太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馬,
秋官-司寇、冬官-司空。」周天子-姬貴雖然看起來傻傻的,卻意外記性很好。


「這是地官-司徒的工作地方哦」
天子帶她參觀司徒的辦公處。
房間裡堆滿滿堆的文件,司徒官拿著算盤財務報表。
「哦…早上嗆我的那仁兄啊…」
「司徒可是負責士地,人民,財政的相關工作哦。」
天子說道。

「天子要帶人參觀可以,不要妨礙我們工作就好」
司徒對孔丘扮了一下鬼臉,孔丘就對他回鬼臉回去。
「他對我是很有意見哦…」

天子和孔丘轉往別處,途中看到一群人正在整修宮殿。
「哦,那個是冬官-司空,掌管各項工程、工匠,水利、交通等」
天子指著一個刁煙,穿著工作服,留著落腮鬍的大叔…。

「幹你娘,你們不要打混哦!」大叔對著工人們喊著。
「早朝我好像沒看到他?」
「司空叔叔他比較忙。」

「天子不要靠太近!很危險!要玩去其它地方玩」大叔對天子她們喊著
「請問太廟整修好了嗎?」天子問
「好了,你們要去可以去」

太廟是供奉周的祖先-后稷和歷代天子的地方,還有放置周天子的權力象徵物-九鼎的地方

姬貴帶孔丘到太廟。
「這是周的太廟…」

天子帶孔丘入到太廟之內。太廟四周的牆壁上,畫著三皇五帝等肖像,也有暴君桀王,紂王的像,圖畫旁都會寫著
介紹文字。不過,最吸引孔丘的,是周公輔佐幼小的成王,處理政事的畫。

「不知道周公知道周朝後代的君王如此不振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天子在殿內很誠心的祈禱,
突然冢宰-萇弘也從後進來太廟。
「哦…你們在這啊…」萇弘跟天子打招呼。
天子一見是萇弘,很高興的跟萇弘說話。那一瞬間,兩人的身影跟周公和成王的璧畫形象似乎重疊了。
冢宰是周王室最大的官職,擁有僅次於周天子的權力。歷代來都是天子的政務輔佐官。

「…不知道現任的冢宰-萇弘是以怎樣的態度看待現在的情況的。」
「我想要跟他聊聊看…」

「我想說既然來了,想跟列祖列宗打聲招呼。」天子拿著香說著。
「天子,妳先去上香吧,我想跟冢宰聊聊。」孔丘說。

「嗯?」
「沒關係,天子妳去上香吧。」萇弘說。
「嗯,好」天子去忙著祭拜先祖的事。

孔丘拉著萇弘到一旁。
「妳想要講什麼…?」萇弘問。


「我就直說吧…當今的天下那麼亂,你們沒有想有想要恢復王室威嚴的想法嗎?難道你們沒有要振作嗎?」
「…前幾代天子想要"振作一下"的結果是什麼?妳知道嗎?」
「…?」
「而且妳也看到,天子太善良了。我不想讓她捲入政治風暴中。」
「你對天子會不會保護太好了。」
「這不關你的事吧。」

「…你不會也是妹控吧…」孔丘開玩笑的說了一下。
萇弘臉色大變,原本很冷靜的表情轉變。
很生氣的說。
「妳要怎麼說都沒差,但我最討厭聽到妹控兩個字!我不是妹控!我跟妹控不一樣!」


「孔丘~妳~」
「出來跟老子單挑!」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ldfo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