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是什麼情況…?」

孔丘想像中,早朝的情形,文武官員列坐在地上,大家恭恭敬敬。天子很有威儀的坐在較高台階
王座上,冢宰在旁,聽著官員報告著。在天子旁的冢宰給予建議後,天子會作下正確的指示和判斷。整個井然有緒而且莊嚴肅穆。

她看到的,並不是這樣的。

有的在喝茶,有在看自已的報紙,有閉目養神的,甚至有一副醉薰薰樣子的人。雖然也有人好像
很認真的準備要報告的樣子,但那只是一兩個人。

孔丘的表情變的有點難以致信。

「讓我睡一下,結束了叫我。」
老聃位子就在孔丘旁,她一坐就趴在地上睡了。

「喂喂…可不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情況?!這麼大家漫不經心的!應該等下就要開始了吧!」
「呼…呼」
老聃沒有理會孔丘,看來她一下就睡著了。

孔丘的心情瞬時有點受影響。但她還是想先觀察一下.

「天子到!」宦官喊著。

天子拿了一盤的包子,旁邊的冢宰萇弘拿了一杯杯的豆漿,有點苦笑的表情。
「大家餓了嗎?我拿了早餐哦…」然後天子和萇弘就台階走下來發食物。

「謝謝」
「早」
「先生怎麼看起來很累…是忙公事嗎?」
「不 是打麻將打通宵…」
天子開始邊發食物邊跟官員閒聊起來。

「這…這是什麼情況…」孔丘心想著,畢竟對重視禮教的她,有點太鬆散了吧?

孔丘和老聃在最後面的位置,發著發著也輪到了孔丘。
「請用。」
「呃…謝謝」孔丘接下了包子和豆漿

「這是下人做的事吧…而且開會吃啥東西…」孔丘自顧自的碎碎唸。

「啊…聃又睡著了啊…」天子說
「所以你是聃的朋友,孔丘囉?」
「對,幸會」
「太好了,聽說你學問很好?」
「過獎了」

「咳…」萇弘咳了一下,暗示了天子早朝應該要開始了。

「那等下期待妳的建言喔…」

天子和萇弘回到了王座上,天子坐在王座上,冢宰在旁站著。
「嗯 那請大家開始吧。」天子微笑的說。

孔丘聽著…結果都是些小事…像是財務報告,王宮庭園整修進度,治安情形。道路修整經費請求,
禁軍訓練情形。有的人甚至直接說"沒事"跳過去。與孔丘想得莊重情形不同,氣氛到是蠻輕鬆的,
甚至可以用"散漫"來形容…有得還邊吃邊說話,打哈欠,挖鼻孔都出來了。但天子都不太在意,在旁的冢
宰萇弘只是安靜聽著,也沒說任何話。

「難道…沒人想要作些什麼比較有進取的事嗎?」孔丘心想。

官員都報告完了,終於輪到孔丘了。

「今天有一個外賓喔,她是魯國來的孔丘。曾經當過該國的大司寇。」天子跟眾人介紹孔丘。

孔丘站了起來,跟天子行了個禮,然後跟大家稍微自我介紹了一下,就開始講要要重建首都最高學府辟雍和周的法制,等事…

「對不起…沒經費。」沒說幾分鐘,掌管財政的司徒官員開口說話了。

「啥…?」
「你想作啥改革都沒經費,維持洛陽基本機能的政府運作就很勉強了。」
「而且,你只是個外人,說那些作什麼。」
司徒冷冷的說道。

「我們不是找你來演講的…我們比較有興趣的是你遊歷各國時,各國現在的生活情形…。」
宗伯官也說話了。

孔丘被官員的話刺了一下,可能她覺得見到天子機會太難得了,所以想要急著把自已的理念說出來。
但她真得忘了,自已只是個外賓。
「嘛…大家別那麼嚴肅嘛…孔丘也是好意。」天子說話了。
「畢竟周都也沒有人遊歷過各國喔。難得有人真得去各國遊歷過,我們蠻想聽聽現在的情形。請妳儘量發揮吧。」
「呼…既然天子這樣說的話。那我就講我的遊歷情形吧」

她就從慢慢把各國的政治和民生情況講一講,包括南方的新興國家-吳,越互戰的事,齊的改革,魯的黑道治國,秦的領土擴張,
還有一些民間風俗情形等,偶有官員會尋問一些事。結果,她是早朝時說最多最久話的人。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ldfo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