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ution 2



漂亮鄰居、槍與劍、一隻豬





天空下著綿綿的細雨,馬車載了一名少女,前往橫濱的郊區的

一棟二樓式公寓。



馬車在公寓的前面停下,一名身穿傳統振袖和服,加一件袴褲,留著黑色中長髮式的少

女拿著行李,下了車,她打開了小洋傘,遮掩細雨。



「先生謝謝你喔。」女孩對車扶道了謝,並且給了酬勞,然後走向二樓式公寓的大門。



女子在寓所的門前站著

「請問…孫先生在嗎?」







大月薰拿出了叔叔給她的鑰匙打開了玄關的大門

「好像沒人呢…好安靜。」

大月薰提了行李進來,收起了小洋傘放在玄關,拿著行李去二樓的

房間,整理著衣物和房間的環境。



「整理房間也累了呢,先去洗個澡好了。」

大月薰拿著換洗衣物,走向一樓的浴室…



西裝筆挺的孫文正走回寓所。孫文這幾天去見了革命同志,淺田春也跟去,好幾天都不在家中。

回來中途淺田春先去買一此日用品和食材,於是他獨自先回來,到了寓所門口,他搜搜口袋。



「幹!忘記帶鑰匙。」



「對了,可以從浴室的氣窗進去,我記得好像沒關。」

孫文繞到了浴室的外牆…



大月薰衣杉盡褪,正在沖著水,背對著窗戶,沒有發現一名男子潛入了進來,一向

紳士的孫文急著爬窗進來,也沒注意旁有位少女正在洗澡。他身手靈活的快速翻窗

而入。



啪…!



「漂亮的著地!」



「?」

「!」

「你是什麼人!?」



「嗚喔…Nice body~!」

孫文一時被大月薰的美麗所迷住,對大月薰那粉裡透紅的年輕胴體發出了讚嘆聲,

嘴巴大張,流出了口水,忘了要回答她的問題。



雙方對視了片刻











「啊~~~~~有色狼啊!有色狼啊!」

大月薰失去了冷靜,大聲的叫喊,然後拿起浴巾就衝出了浴室。

孫文只是專住地的看著她的身段和驚慌的表情,完全忘了要說話,

甫一回兒才回神過來。

「啊,對了,忘記問她是誰,為何在我家了。」



「喂,小姐,對不起,請問妳是…」

孫文一探頭出浴室,一把大薙刀就馬上橫砍過來。



「!!!」

孫文趕緊低下身子,薙刀狠狠地嵌在浴室門邊上,離他頭頂大約只一些些,

要不是他反應過人,恐怕早已人頭落地。



孫文抬頭一看,只見大月薰手中拿著長柄薙刀,頭髮濕濕的,身體裹著浴巾,

臉色羞紅,有點快哭出來的樣子。



「小姐,妳聽我說…」

「色狼色狼色狼色狼色狼~~!」

大月薰不等孫文說完話,立刻拔出嵌在門邊的薙刀砍向孫文。

孫文趕緊躲開,離開浴室,跑到走廊,奔向玄關的方向。



「等等…!聽我解釋啊~」孫文邊跑邊說。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大月薰根本聽不進任何話,拿著薙刀猛烈追殺孫文。



「我回來了…」

突然,玄關的門打開了,一名英國女僕裝扮的少女提著採買的東西進來,

關上門,並且準備脫下鞋子。



咚~咚~咚~



「停手啊~!」

「死吧死吧死吧~」



「怎麼有吵鬧聲?」淺田春往走廊的方向一看。



「淺田!救我呀!」孫文正朝著玄關跑來,向淺田春求救。

後面大月薰拿著薙刀殺來,她早已淚流滿面。



「啊!」

孫文跑得太著急,突然滑倒,趴在地上。大月薰眼見機不可失,

手上的薙刀狠狠砍向倒在走廊上的孫文。



「啊啊啊~~~~~~」孫文慘叫著。

「惡~即~斬!」大月薰大喊著。



碰!



噹!



大月薰迅速從攻擊轉為防禦態勢,以薙刀刀面擋住了子彈!



咚…



打在刀面上而壓扁的子彈,掉落在走廊上。



淺田春手上的手槍槍口發出了硝煙…

「妳那位?竟敢對中山先生動武?」

淺田春手槍指著大月薰問道。



大月薰將薙刀拿在身後,擦了一下眼淚,道:

「居然還有同夥,而且還是女的,真是不知羞恥。」

她繼續說:「消滅給人世帶來死亡污穢的惡靈,就是我們的使命…」



「當然,也包括了像你們這樣擁有污穢靈魂的人們!」

語畢,大月薰拿薙刀面向淺田春擺出了攻擊的姿勢,眼神堅定專住。



「…看來不是清國派來的殺手,雖我不清楚妳跟中山先生有什麼仇恨。」

淺田春繼續說

「不過,誰要是敢傷害中山先生,我一定會要她付出代價。」

淺田春槍口依然冷冷指著大月薰,沒有要退縮的意思。



兩個女孩距離七、八公尺,彼此對視,戰鬥一觸即發。

孫文坐在地上,夾在兩個女孩中間;連人稱"鐵拳無敵孫中山"的強者孫文,

都被雙方另人不寒而憟的殺氣所嚇到。



「那個…妳們聽我說…」孫文企圖緩和氣氛,解決這場衝突。



「住口。」

「住口。」

兩個女孩居然不約而同的說出這句話,無視孫文的請求。



「我看不知羞恥的是妳吧,只圍著浴巾就在外面趴趴走。」淺田春道。

「妖女!」大月薰生氣的回罵,拿起薙刀就殺向淺田春!



孫文趕緊躲到一旁,淺田春立刻對殺來的大月薰連開三槍!



碰!

碰!

碰!



噹!

噹!

噹!



大月薰迅速得揮動薙刀打掉來襲的三顆子彈,拿起薙刀刺向淺田春的胸口。

淺田春在發射子彈後還是維持著站立拿槍的姿勢,看來她被大月薰檔子彈的

神技嚇到了,還沒反應過來,眼看戰鬥就要瞬間結束。



大月薰將薙刀伸長,眼看就要刺中對手…



「?!」

薙刀的攻擊落空了。淺田春蹲在地上躲過了攻擊,因為衝力的關係,整隻薙刀刺的太前,

身體離蹲著的淺田春,只有三十公分。



「糟了!」大月薰發覺不對,淺田春的右手還拿著槍,左手探向自已的過膝襪口,迅速拿出一把

藍波刀殺向對手!



大月薰馬上後退,退到跟之前差不多的距離,但是身上的浴巾還是被藍波刀切到了一些,掉了一

小片下來,腿部又露得更多了。淺田春則是右手拿槍,左手拿著藍波刀,維持跟剛剛一樣的站立姿勢。



淺田春看來進步了不少,她自上次在港口的遇襲事件後,就努力練習精進自已的武藝,因為她知道,不

變得更強,是無法保護中山先生的。



「呼呼…」大月薰喘息了一口氣,剛才她差點就完蛋了。本來以為對方會趁她還沒站穩時再開槍,但

淺田春只是拿槍指大月薰,並沒有再度開槍。



「身手還不錯…拿長兵器還能這麼快」淺田春誇了一下大月薰的身手。

「但是冷兵器最終還是打不贏槍械的。」

淺田春說

「跪下對我和中山先生誠心道歉,我就可以放妳一馬。」



「我寧死也不會對惡勢力屈服…」

「…那就受死吧。」



淺田春正要開槍下去時,



咻~!



「!」



大月薰直接將薙刀當長矛射向淺田春,速度極快,淺田春趕緊閃至一旁。薙刀刺中

玄關大門,狠狠插在上面。



淺田春閃過攻擊後,拿起槍試圖要指向大月薰,卻發現大月薰不在面前。



「到底去那了?!」

淺田春緊張得找尋大月薰的身影,抬頭一望,大月薰用倒立的狀態"站"在

天花板上。



「!這是怎麼做到的!?」未待淺田春反應過來,大月薰利用天花板做為立足點

,用力一踏,飛向在地上的淺田春發動了攻擊!她一手刀便打落了淺田春的手槍,

淺田春趕緊將另一手的藍波刀殺過去,大月薰抓住淺田春持刀的手,扭轉她的手

腕並往前用力壓!



「痛…」

刀從淺田春的左手掉落,但她沉住氣,跳起身來反轉半圈,順勢給大月薰的頭

來一道踢擊!大月薰被打得後退幾步,但她似乎沒有大礙,待她未站穩,淺田春

又一掌打去,大月薰架開她的掌擊,直接一肘打中淺田春的心窩!

眼看淺田春被打到在地,大月薰迅速跨坐在躺在地上的淺田春身上,

直接手刀剌向淺田春的咽喉!淺田春不干示弱,手從過膝襪迅速抽出小型刀

也剌向大月薰的後頸!



「喂~孫文你們在搞什麼!。」就在此決勝時刻,突然傳來一中年大叔的聲音!



「?!」

「?!」兩位少女都停下了手,想看看是發生了什麼事。



往門口一看,一個中年微胖、留著落腮鬍的男子站在玄關。



「炳…炳臣?」孫文說著。



「叔…叔叔?」

大月薰看向坐在地上的孫文。

「那色狼是孫文先生?」



中年男子叫做溫炳臣,是當地的華僑,革命黨的支持者,他提供了孫文這間寓所居住。

同時他也是大月素堂-也就是大月薰的爸爸的朋友。



大月薰則是他朋友大月素堂的女兒,因為她們家的大宅發生了火災,,大月素堂又在國

外,所以他請大月薰先來這間寓所的二樓居暫住,

待大宅修復差不多再回去居住。



他有事先跟孫文說有朋友的女兒會來這寓所住,要他好好照顧她。他百忙中

抽空過來探望一下…沒想到…



「因為門沒關,所以我直接進來,沒想到是這種情況…」



溫炳臣眼中所見是這樣的:一位穿英式女僕裝的少女躺在地上,另一位和風美少女只圍

著浴巾,幾近半裸,跨坐女僕的身上,兩位含情默默地看著彼此。一旁的孫文則看著

這幅美景,露出猥褻的表情,彷彿發出ㄎㄎㄎ的笑聲。











「不是這樣的啦~!」大月薰趕緊站起來,哭著衝向二樓自已的房間,關起房門。



溫炳臣問道:

「你們到底在作啥…?」

「東西文化交流。」孫文回答。

「屁啦!」溫炳臣覺得孫文在虎濫。



----

「她就是大月素堂的女兒,大月薰。會暫住這一段時間。」溫炳臣介紹道。

「剛剛對兩位真得是非常失禮。」大月薰伏在地上頭低下,

對著淺田春和孫文道歉。



「好啦,沒事啦,起來啦。」

「你們真得願接受我的道歉了嗎?」

大月薰頭稍微抬起,看著孫文。



「可以了啦,起來吧。」孫文請大月薰起身,坐在一旁的淺田春則

只是盯著大月薰,沒有說些什麼。



「沒想到您就是聞名的革命家孫文呢。」

「啊哈哈…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叔而已啦…」

「只是您會何會從浴室窗戶跑進來啊?」

「我忘了帶鑰匙啦,真是抱歉。」

「沒關係的。」

「對了,妳幾歲?」

「十四」



雙方有說有笑,看來,剛才的仇恨和誤會已經冰釋了。但是,一旁的淺田

春還是沒有說半句話。



「這樣好了,為了慶祝雙方的和好,我請各位吃牛肉鍋吧。」溫炳臣說。

「喔,好啊,謝謝叔叔~。」大月薰很高興的說。







--非洲草原--



一名金髮碧眼,牛仔裝扮的男子,拿著長槍,蹲在草原裡埋伏著,等待著時機。

一隻野豬經過了附近,停下來吃草,男子長槍描準了野豬。



馬坤:「呼…終於快有東西可以吃了…」



就在馬坤要扣下板機時,一隻鳥飛下來停在槍上準心的前面。



「?!」

鳥檔住了準心的視線,野豬不停的移動,馬坤沒辦法描準

野豬。



「噓…快走開呀…」



鳥在槍上越走越靠近馬坤,然後轉身,大了一大沱便。



「Fuck!」馬坤生氣的大喊。



鳥被嚇飛了,但野豬也發覺了危險,跋腿就跑。

馬坤也起身趕緊去追野豬。



「Damn!別跑啊」



碰!碰!碰!



野豬快速地往前奔跑,馬坤緊追在後,不停開槍,但野豬動作十分靈活,

到處閃躲,馬坤不管怎樣就是打不中牠。



咻!



突然,一隻長矛從旁射出,刺中了野豬。



「!是誰?」馬坤驚訝了一下。



「撲撲撲!」



野豬痛苦的鳴叫,掙扎了幾下,就躺在地上沒有了動作。

三個拿長矛的非洲土人走了過來,顯然長矛是他們其中一人所射的。



「Who are you?」

「…」

他們看了一下馬坤,沒有多加理會。只是檢視他們的獵物,將長矛

從野豬身上拔出,綁起野豬,揹在身上,準備離開。



「喂~等等啊」



馬坤從後面叫住三位非洲土人。他對土人比了一下肚子,然後用手

在嘴巴附近比扒飯的動作。



「^&%$*(&^%^%%*(^(?」

「^^*%$*^(&)(*)(&*(%&。」

「^&*%^&$*%&)(*)(*)...」

三位土人交談了起來,而後,其中一位走了過來,

從揹袋裡拿出了幾片肉乾給馬坤。



「Thank you!」馬坤接過了肉乾,非常感激土人。



「對了,Do you know where is Japan?」馬坤問。



==待續==



雙槍馬坤,為了成為一流的保標,持續朝著日本的方向旅行著。



下回: 病人、姐妹、太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ldfo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